Whimsical Nothings

English/日本語

一壶茅台:

答辩很顺利,心情好,所以就把这张参考练习捡起来了。

港真,自从尝试起了直接上色块的方法,我就越发觉得我厚涂真的很吃shi。

毕竟我那一届考美院不需要画彩色头像,而我素描其实有些理论已经记不清了。这件事告诉我们:一日为学渣,终身为学渣(并不。

评论

热度(153)

  1. Whimsical Nothings一壶茅台 转载了此图片